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网站3月19日刊登题为《基廷和黄英贤或许意见不一,但中国的影响力是清楚的现实,我们需要作出回应》的文章,作者是斯坦·格兰特。全文摘编如下:

对澳大利亚前总理保罗·基廷有关中国言论的一些反应是歇斯底里的,他被称为“精神错乱”和“疯狂”。但是,他无疑提出了一些重要问题。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黄英贤说,基廷的言论过时了,他淡化了中国的军事威胁。但基廷认为,黄英贤不合时宜,忽视了全球力量的变化。

所谓“基于规则的秩序”能管理这个世界吗?中国能被遏制吗?它应该受到遏制吗?作为世界经济增长最大引擎的中国为什么要接受美国主导的秩序?我们能避免战争吗?难道我们不是应该顺应时势,而非随心所欲?当我们阅读警告冲突迫在眉睫的“红色警报”系列报道时,这些都是应该迫切提出的问题。

基廷认为,抱着美国自由主义霸权的梦想是愚蠢的。更糟糕的是,这是危险的。他说,我们可以——事实上是必须——接受一个强大中国的现实。中国是不可或缺的国家,它是世界经济增长的最大引擎。中国改变了世界,数亿人以惊人的速度摆脱贫困。

但“自由秩序”并未像我们以为的那样与这个世界对话。正如政治学家迈克尔·巴尼特所说的那样——无论如何,这不是自由的世界秩序,而是“为自由国家创建的世界秩序”。

世界经济重心已经改变,西方经济体正被甩在后面。据普华永道预测,到2050年,美国将成为世界前十大经济体中唯一的西方国家。

美国距它在上世纪所倡导的民主灯塔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是一个疲惫、分裂的国家。阿片类药物泛滥、暴力意味着这个世界上最富裕国家的预期寿命正在下降。问问美国黑人、原住民和“锈带”的美国人,他们是否相信美国梦。

中国提醒我们,美国建立在原住民的种族灭绝之上,美国从未为奴隶制提供赔款。

中国被指存在扩张主义的领土主张。但19世纪的“门罗主义”——美国外交政策的基石——宣告了美国的势力范围,并警告其他国家远离它。种族灭绝、侵略和殖民确立了西方的帝国主义霸权。

世界目前避免了“修昔底德陷阱”——一个崛起的大国对抗一个衰落的大国将不可避免地引发一场冲突。正在崛起的中国和美国是竞争对手,但不是交战的敌人——至少现在还不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