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0年(清顺治年间),一位名叫劳澄的老中医在长沙坡子街开创了“劳九芝堂”,开启了九芝堂数百年的传承。

九芝堂做为一个传统老字号,按说应该是在劳家人手中一代代传承下去,但事实上,如今“九芝堂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却是黑龙江人李振国,他是何许人也呢?

“治肾亏,不含糖”、“九芝堂浓缩六味地黄丸”的广告语想必所有国人都是耳熟能详,很多人恐怕一看到这两句话,脑海里就会响起张国立用略带京腔的普通话念这两句词的声音。

但令人意外的是,其实这条经典广告语的历史远没有“今年过节不收礼”久远,甚至还不如“好空调格力造”。这条九芝堂的广告语是2015年才存在的。

在这之前,九芝堂虽然也是业内著名的品牌,但民间知名度远不如现在,跟同仁堂等相比差得很远。

而且在业绩上,虽然九芝堂股份有限公司2000年就A股上市,2008年被认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但从2008年起,其业绩乏善可陈。

医药行业竞争激烈,到2015年之前,连续几年九芝堂做为一个工商一体化的大型医药企业,业绩还不如很多名不见经传的地方药厂,其第一大股东涌金集团最终决定将其出手。

但远在东北牡丹江市的一个地方药厂的老板,却以十五亿元从涌金集团手中购买了九芝堂28.06%的股权,成为了九芝堂第一大股东。

他通过现金收购、股权置换等方式,以九芝堂股份有限公司为“壳”,让他的友博制药借壳上市。

这样一来友博制药成了九芝堂的全资子公司,而李振国成为持有九芝堂42.33%股份的大股东。

其实2014年,名不见经传的牡丹江友博制药厂的营收额是九芝堂的1.6倍。可见九芝堂当时的形势真的不太好。那么李振国为什么要接手九芝堂呢?

对此,李振国当时在接受采访时明言,九芝堂的品牌效应绝对有价值。李振国图的就是九芝堂的知名度和认可度。

同时,李振国相信九芝堂目前的颓势是暂时的,就像乒乓球比赛中,有时即便是实力很强的选手也会被一般的对手压着打,而且连续丢分。

其实这时只要叫个暂停,稍微下场调整一下状态,再上场就可以止住颓势,甚至一转攻势。

李振国接手后的头三年,即2015、2016、2017这三年,在李振国的励精图治下,九芝堂的业绩节节攀升,一年比一年好。

这一方面是因为李振国积极营销,最大限度地开发了九芝堂老字号的几款主打产品,让“治肾亏,不含糖”的广告语成为流行语,浓缩六味地黄丸成为人们的补肾首选。

其实说是“强心针”都低估了友博制药的作用,友博被九芝堂股份有限公司收购以后,原来友博的第一大客户在2015、2016年都是九芝堂的最大客户。

牡丹江友博制药这个名号相信很多人都从没听说过,它居然有这么大的能量吗?它的产品有什么用呢?

其实友博制药主打的产品就只有一款,那就是“疏血通注射液”,可以说友博制药就是靠这一款产品实现崛起、支撑二十年、收购九芝堂的。

疏血通注射液是一款活血化瘀、通经活络的中药注射剂,主治心脑血管疾病,是李振国亲自主持研发的。

于是在六味地黄丸、驴胶补血颗粒、疏血通注射液几款强势产品的推动下,九芝堂的营收额连年上涨,完成了业绩对赌协议。

然而2017年,友博制药那款看家产品,疏血通注射液被《新版医保目录》列入到了“限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并有明确的缺血性脑血管疾病急性期患者”使用的范畴中。

结果2018年,由于疏血通注射液销量大减,以及一些其他原因,九芝堂的业绩几乎被腰斩,引起金融界一片哗然。

很显然九芝堂下滑的这些营收额就是原本友博制药应有的营收额,如果没有九芝堂,李振国这会儿应该已经破产了。

于是很多人指出,李振国之所以在2015年收购九芝堂,就是为今天做准备,他早就料到疏血通注射液有受限的一天。

疏血通注射液是一款“动物复方针剂”,其主要成分包括蚯蚓、蚂蟥提取物——这乍听起来有点吓人,李振国怎么会研究出这样一种药呢?

李振国1960年出生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从小学习成绩优异,而且很幸运的没有赶上最后的上山下乡,而是赶上了高考。

以那个年代的招生规模来看,任何一个考上大学的人都可以称得上是“天之骄子”了,而李振国相比其他同学更是多了一份钻研劲儿和实干的魄力。

从农学院毕业后,李振国进入一家奶牛场担任技术员,按说这是一份对口的工作,但李振国却对这样一眼能望到头的人生不能满意。

但是,他又觉得跟其他人一样拿着微薄的积蓄就像无头苍蝇一样下海撞运气,实在太冒险了。

按说当时并没有什么市场案例给他做参考,但李振国天生脑子灵活,他觉得医药行业是一个有大利润的行业,但不能是给动物看病,而是给人看病。

李振国听说过,在医药行业里,存在老中医靠一个方子吃遍天的情况,例如六味地黄丸,北京的同仁堂、长沙的劳九芝堂靠它赚了几百年的钱。

他对中医药也有一定了解,于是就萌生了独立研制一种新药,然后依靠它创业的想法。

从八十年代中期开始,李振国就在业余时间刻苦钻研,他有现代医学的基础,通过自学学习中医药知识,他打算走利用现代技术手段制备中药的路线。

不得不说李振国很有远见,当时那个年代,我国人口吃得还没有那么好,血脂还没有后来这么高呢,而且人均寿命也低,心脑血管疾病还算不上高发。

蚯蚓做为药材时称作地龙,根据医书上的记载,它味咸,性寒,清热止痉,平肝熄风,通经活络。

当然鲜活的蚯蚓不能直接入药,那样既不卫生也难以下咽,蚯蚓入药前需要经过炒制。

蚂蟥又叫水蛭,它味咸、苦、性平,有毒,擅长破血逐瘀。入药当然也不能用新鲜的,而是要在夏秋二季捕捉后,用开水烫死,然后晒干或阴干。

古人其实自古就用蚯蚓水蛭入药治疗中风等心脑血管病,当然用法无非是煎药口服。

以现代生物学的视角进行分析,其实水蛭之所以能治疗心脑血管疾病,起作用的成分是水蛭含有的“水蛭素”,这是水蛭为吸食其他动物的血而进化出的一种蛋白质,作用就是抑制凝血。

也就是说,其实想要收获水蛭的药效,根本不用把整只水蛭煎药服下,只需要摄入它的水蛭素就可以了。

地龙也是同样的情况。李振国意识到,可以利用现代生物技术直接提取水蛭、地龙包含的有用成分,这样不但药效更好,而且更安全可控。

于是1992年,在对新药有了一个框架后,李振国辞去了稳定的兽医工作,带着所有存款,南下深圳,非要把这款新药实现出来不可。

其实当时李振国已经结婚,并且有一个女儿了。但他还是成竹在胸,毅然带着所有存款南下了。

可是这种事哪有那么容易,他工作十年的存款都根本不够,还需要各处东挪西借,用他自己的话说“像着魔了一样。”

开发一款新药不容易,需要药剂合成成功、动物实验成功、临床试验成功,之后还要经过严格的审查,得到批准才算大功告成。

结束了在深圳的工作李振国立刻回了牡丹江。这几年他在深圳期间,妻子和女儿承担了太多责任。

有一次女儿得了阑尾炎要做手术,家里竟拿不出五百块钱,当时他身在深圳,接到消息后想要汇钱,结果竟然也凑不出来……

李振国苦心孤诣研究出来的这款新药,就是疏血通注射液。李振国回到牡丹江建起了自己的药厂,命名为友博,取“友天下,博未来”之义。

九十年代以来,我国生活水平逐渐提高,人们吃得越来越好了,血脂血糖升高,心脑血管疾病也变得高发起来。

2005年友博收入破亿,2010年疏血通注射液的年销售额达到13.7亿。

被誉为“蚂蟥神药”的疏血通保持它的神线年,其实正如很多人说的那样,李振国预料到了只靠这一款药不可能线年选择收购九芝堂。

事实证明他这一操作十分及时,仅仅两年后疏血通注射液就被列入受限目录,如果他没有及时完成对九芝堂的控股,这时恐怕已经破产了。

当然即便没有破产,少了一个主打产品也对他的药企集团打击很大,再赶上一直以来的最大客户出事等一系列原因共同作用,九芝堂2018年起再次消沉下去,好几年没缓过来。

这直接导致2021年的胡润富豪榜上,李振国以31亿的个人身家排名第2095位(在牡丹江市排名第一),而在2021年度中成药企业排名中,九芝堂股份有限公司跻身第26位。2022年2月九芝堂的总市值超过80亿。

这是什么原因呢?很多金融市场分析人士指出,这是由于80、90后这一批富有消费力的人群开始注重养生了。

随着时间来到新世纪的二十年代,80、90后们都已经迈入了而立与不惑之年,俗话说“到什么岁数干什么事”,很多原来对养生保健“嗤之以鼻”的年轻人突然发现自己也有了补肾、补气血的需求。

于是有数百年历史的六味地黄丸、驴胶补血颗粒等保健良方被这一庞大的消费群体重新发现。

这一群体的消费能力有多大不用多说,拥有了这么大的新市场,包括九芝堂在内的药企怎么能不赚钱呢。

回过头来看,当初李振国在众多选项中选择了接手拥有六味地黄丸、驴胶补血颗粒的九芝堂,真的是巧合吗?

所谓“要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也许早在2015年,驰骋商场多年的李振国就已经料到了这一波养生红利。

历时14年涌金系彻底退出九芝堂 友博药业接盘,海外网,2015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